less

能让我平心的,大抵就是马克与冉冰用不分离

灵笼:【原来你一直在我心中】

“马克...旧世界的节日你还记得吗?”和熙还是归初与漫步的二人,白发女子扭捏几下身姿还是开口。


“旧世界的节日...我都不知道忘了多久,问这个干嘛?”那男子的身形健硕,靠在栏杆上,影子完全遮住了身旁那副娇容。


“哦...那你知道今....”


“那盆雏菊你还栽着呐?”未等那白发女子说完,一腔起色也把话咽了回去。


“啊...是啊,这是佩妮留下的。”深邃的眸子不断瞟向斜下方,燥热一股涌上额间,唯美夕阳恰似定格,为二人的独处做出停留。


听到已故的战友,难免有所稍降兴色“唉,大家也都为了些心中所求吧。”


“心中所求...?”女子一阵踌躇,囊起气抬起头看向那俊朗的容面,只恍得见一张侧脸,虽是影暮下,但已经心无余悸了。


“冉冰,你说...今天这个日子在旧世界似乎很有寓意。”男子侧过身,整颜也映入眼中,吓得那白发女子赶紧低下头,双手指尖不断抵触。


“你竟然也知道这些呀....”女子晃了晃身子,一抹笑颜不自主的流露出来,面颊也勾起羞红,昏色之下便显得更加云翳窈窕。


“他们好像把这些叫做谐音,根本没有这个节日啦...”本想着在解释一下,可一挽臂膀直接搂入怀中,这次看清楚了,感受到了,这是属于你的温暖,在他的怀中,似乎就无惧了这末世。


“他们会找到自己共同度过的伴侣。”


“会赠送彼此的信物。”


“会与最爱的人...”


“在一起...”


双眸相视,乌有了羞涩,毋庸了不甘,晚霞仍在,火红凸显,照在二人面庞如此盛颜。


“听说旧世界的人都会在今天跟自己爱的人表白。”男子似乎对这些漂浮的字眼还有些陌生,提到爱更是初出,不过看着面前的娇颜也泛起喜色,有了她似乎一切都不重要了。


“冉冰...我爱你。”


白发女子笑了,笑的灿烂幸福,捂着嘴顿时语塞,似乎下一秒都要泪落,绝不是缘起悲伤,是爱,真正的爱....


男子掏出一个铁盒,从中拿出一个棒棒糖,蓝白萦绕,就如面前少女那瞬息的明眸,扰人心弦。


“马克,你还真是不会讨女孩子喜欢啊...”语调带着抽噎,强扯起欢快的语调便显得不是和谐,但还是接过糖,笑了,笑的璀璨。


“我愿意以后每年的这一天都陪你一起。”


“果真是个老木头,哼...”一番撒娇,宣泄着自己的小情绪,还不忘提起眼神暗示,这可爱的样子,心已经顶沛无振。


“那就...以后的每一天都陪着你。”


“嗯...你一定要说到做到哦!”二人再次对眸,靠近.....靠近.....


抵触额间.....


缓闭双眼.....


搂颈扶背.....


双唇抵触.....


黄昏落幕,仅存热吻的二人,黄沙再次暗淡,最后的昏色定格在面庞,又回归了无尽的夜,你也连同着一起.....




我们永远在一起了,可却是你永远都陪着我...



灵笼:【往后的世界】(一)

灯塔51年 6月9日 鸽子笼4号


季风萧落,挂云翳扑晓雾,初春刹暖,梳终归现时务....

这座浮空城屡遇劫难,这人心乱如麻,住所萧条,这一次,或许对灯塔才是真正的打击,一切归咎于...马克...


一切萧条背后,可又有谁知...正有人默默地注视着一切...


“坚持住!我马上救你出来...” 一个男子疯狂的搬着废墟的残骸,缆绳的咔嚓声听的渗人,若现其中的是个尘民孩子,面色同样的惊恐。


“咳咳...快!把手给我!” 没时间顾得灰尘缭绕,下方的墙体不断坍塌,直落万丈深渊...


“呼...呼...你还好吧...” 最后一刻,鸽子笼的缆绳也不堪重负坠落了,还好,最后关头也是抓住拉手拉了上来,男子很是狼狈,抖了抖身上的硝灰,还没回过神,那男孩早已走过来,看了看已经坠落的鸽子笼,生死的考验他也是第一次。


“谢...谢谢...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若以后奉献点不够,你尽管来找我。” 说罢便从兜里掏出不知是些什么东西,一股脑的全塞给那男子。


“傻孩子,奉献点当然重要,在那之前也要想想自己啊。” 


“我不怕,不怕死是猎荒者必备的!”


“哈哈,我们尘民也能当的上猎荒者?”


“一定会的!” 这孩子说出的不止是坚定,似乎这就是他的“信仰”,显然是经历过末世锤炼的孩子...


“既然我们都是生死相交了,不妨说说编号?”


那男孩抿了抿唇,潜意识的低下头“8925。” 很委婉...底层人民的委婉...


男子站起身,扶着这孩子走向内环,他拿好8925给他的东西,上面的标签是“压缩饼干”


“想没想过像上民一样有个名字?” 


男孩摇了摇头,只惊魂未定的跟着宛泽,回想掉落的鸽子笼,额头也多少渗出了汗,在忽明的灯光下闪着晶光。


男子突然停住了脚步,蹲下身子“不如你我之间有个名字?这编号我看着都不顺眼。” 男子摆弄了下胸前沾灰的铭牌,擦去灰土,标注的正是4619。


“那就...我叫宛泽,从你就叫笙......” 8925听后眼前一亮,对这新奇的词汇甚是好奇,深思一会才反应过来,低声嘀咕着。


“只是我们之间吗?” 8925一时再度发话,语调微颤,绿光下的编号分外乍眼。


 “那...我就叫笙了吗?”


宛泽见那男孩欣喜样子也笑了 “没错,我们之间...” 


欢愉声打算了宛泽的续言 “我也有新名字了,上民的一样!笙!我叫笙!” 那小男孩也按捺不住,一度欢愉。


“宛泽,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 8925也颇是激动,他怎么就没想过给自己起名的主意。


是啊,在这严苛历法之下,尘民能有什么新意。


宛泽摸了摸8925的旁鬓,另一只手伸向他的铭牌。


“笙,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有了这个,一定要照顾好你自己,我知道....你的伙伴....” 


8925...现在应叫笙,摘下铭牌,附着其上的是三个磁芯,照这个分量,三个磁芯里满是奉献点...


“很重要的事...?9027....9033....他们...他们都不在了....”泪在眼眶打转,可笙死死忍着,只见得眼前一片模糊。


宛泽一手抚在笙的脑袋上,试图安慰这被末世摧残的新生...“你一定能成为猎荒者,我保证,你的伙伴也一定会为你骄傲...”


“这我不能要,还请你收.....”听这般话这才抹去眼角的泪,哪知宛泽早已失了踪影,唯一留下的只有那磁芯,和那用纸写下的名字...



“笙” 


“宛泽”.....


......




感觉镜南总是挂着忧虑,不过这总指挥真的很御!!!

灵笼 原来你一直在我心中


似乎面前这个虚幻的东西是我最后的战场,挪着我怪异的身躯走向那泉眼,匡见一刹,我不曾想象这的画面....


芊芊郡下,薄雾之中,绿茵随风,我似感受到了什么,不住的向前,原本空旷的草地现出突兀,是树,是树啊!


一个形似噬极兽却还有点感情的东西站在这真的太诙谐,可这又有谁在意呢?


我被这久而未见的事物甚是好奇,空中农村才有这稀奇东西吧,树干没有干裂,长得笔直高大,繁叶似不惧微风轻礼,落叶无果,细细观摩,似乎忘却了来此的目的。


晃晃脑袋,根本无法清醒,强撑着立身,倚着那树干而靠,望了望四周空无一物,是啊,这里也就我这么一个人...不...怪物。


渐渐的....我的意识变得模糊,身体似穿心般痛苦,我没有哀嚎,没有动作,只想着若能现在解脱,是不是我就能与你相见,身体...灵魂...没有你在,一切我都不曾拥有。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糊里糊涂的站起,扶持着身后的树干.....这是树干吗?摸到了棱棱角角的铁质物,旁边的双翅也暗含用途,我摸了摸驾驶的扶把,触觉似乎迸发而冀,我迅速将手抽回,拿到面前摆弄了两下,翻来翻去,我...人?


自己那惨不忍睹的模样我也见怪不怪了,可现在...我竟变成了以前?也对...也对...别忘了这是哪...


似要失去一般,却想再次感受。我习惯的扶向耳麦告知情报,哈哈...怎么可能会有这个东西了,猎鹰也成了我唯一能摸索的东西,标号上的数字根本无暇顾及,我笑了笑,灯塔里的工具还真是耐用。


也不知玩弄了多久,我回过神,刚抬头,一缪娇女正向我跑来,步伐不显轻盈,反倒很是急促,手提着长裙,眸子里似乎还闪着荧光,我的瞳孔扩张,直至那白发女子奔如我怀,我愣了....竟还能遇见你....


“冉...冉冰!!”


我许久未见了,我也无辨真假,似乎下一秒我都要失去她一般,我看着她,任由泪水打湿我的前襟,似乎...这就是真的。


“马克...马克...” 她一句句唤着这名字,语气一直抽噎,夹杂的不知是激动还是悲伤...


我也搂住她,似乎真的不愿放开彼此,她抬起头,深邃淡蓝的双眸直戳我心,我被此吸引毫无回避,这容颜,我能再次见到便此生无憾了。


“马克,你过得还好吗?” 我记得...这些,我想起...一切。


“我...没有你,好像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我们一直在一起呀。” 这话也使得有了笑意,那抹笑,我感受到了自己的那份...


爱...


“我们可以永远黏在一起。” 


“已经永远在一起了.....”


“永远.....” 抹去你的泪痕,好像此刻你真的就在我身边。


“哭可就不好看了。” 轻抚你的脸颊,我不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我抓住你的手走向那树下,采下盛开的白色雏菊,你也附和着,微风轻抚你的耳畔,原本无从的枝叶纷纷飘落,翠绿也化为樱粉,这一刻的世界只属于你我。


冉冰,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单膝跪下身,递向那白色的雏菊,你捂着脸却捂不住感动,你接过花,插在我的耳鬓,我们相视着...相视着...

你没有犹豫 “我愿意。” 那一刻即便是全逝消散我也情愿了。



四周花渐钰影,变得虚无,化为繁花...

我看到了,成片的花海...这也是我从未遇见的...


但我更在乎你,我站起身,不知为何开始乏力,强撑起精神,我看到远处的你...


昱昱纤细的指正抚摸着花芯,回眸,你看到了我,我加快了步伐,你也奔向我来...


我希望...希望这不会消失...


我感受到了你身体的余温,夜色将近,繁星硕硕,无风而和,你将我扑倒,笑的那么开心...


躺在这花田之中,你依偎在我的怀里,这就是我的一切,有了你,就是拥有一切!


你望着我,像是深思了许久 “马克,你笑着多好看啊。” 


“哪有我们家冉冰好看,在我心中没人能及你。”


“哈哈,你这情话还要再学学啊。” 我捋了捋你微散的鬓发,你枕在我的胳膊上,凑的更近了,我搂着你望着天空...久而未见的星空...


“马克,你说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他们?他们一定祝福着我们,不过现在可能不是如此。”


你皱了皱眉头,像是担心着什么  “唉,艾丽卡那丫头最不让人放心,这番折腾也该长大了。” 


我像是发现了什么 “你马上就要离开我了吗....” 天上的繁星稀疏,花田也变得黯淡,也只有冉冰还依偎在马克怀中。


“我从未离开,我永远在你心中...” 你也有所不愿,但无法挽回,这一切都将化作泡影...


“过了此刻,我们何时才能相见?” 我强忍着泪意,贪恋的望着你,似乎下一秒都将万劫不复,抚着你的脸庞,柔和细腻...一切竟如此真实...


我爱你。” 靠近你的额头,白发识趣,没有挡住视线,我却闭上了眼...一吻入情...


你笑了,融化了我的心,升华了我的忆 “我也爱你,马克...” 


消散了...消散了...方是乌有一切芳华,不复初见...


“我们永远在一起,从未分离...” 泪水终于不用打转,情绪一股全都释放,我双眼几乎模糊...


“你可说哭就不好看了...” 熟悉的声音再度传来,我猛的起身,看到你正坐在我身旁,可身体却已是虚有,云翳不清.....


你还未走....未走....这是最后的道别...即便万分不舍...


这次换做你抹去我的泪,搂住我的脖颈,你迎着面,闭着眼,靠近...靠近...


你炽热的吻...我感受不到...不...!!!我感受到了...落在了我的唇心,体会到了...这是你...冉冰,我永远爱你。





————




化为虚无,我再度落入深渊...变了...一切变回来了...我又看到了那深蓝的泉眼,而我被冲回岸边...刹那我恨自己,我想杀了自己...想起你我收手了,放下了利爪,我再一次成为了人们口中的怪物,能打败玛娜的...真的会是我...?


我恍惚记得你说过...“少了我...你也要活下去...” 

不...我们已经活在一起了...不是吗?


我躺在砾石上,四周的人都戴着个奇怪的仪器,吸收那泉眼里蓝色的光流,说是 “吐纳” ,想必不久我也要干这一行吧...


我扭过头,见物...雏菊...?白色的雏菊?在我身边...是你吗...? 那花瓣还渗着几分红意,我知道这是你的依托...抚了抚花芯,就好像如触及你一样...我知道,这就是你。


我们永不分离...”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你所说的婚礼...我们相拥我们热吻...有人祝福有人狂欢...这一刻...属你我们二人....




我爱你。







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电脑补帧我真的尽力了,身为尘民的我表示很无奈qwq

温馨提示(不要细细观摩)